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9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有一天,我坐在回家的公車上,乘客很多。一對上班族男女恰巧站在我身邊,吸引了我的目光。 可能因為人多,男孩將手臂圍擋在女孩的腰上,怕後面的人擠到了她,並輕聲地問“累不累?待會想吃些什麼?” 只見女孩不耐煩地回答:“我已經夠煩了,吃什麼都還不先決定好,每次都要問我。” 男孩一臉無辜的低下頭,而後說了一段令我印象深刻的話:“讓你決定,是因為希望能夠陪你吃你喜歡的東西,然後看著你擁有滿足的笑容,把今天工作中的不愉快暫時忘掉。你工作上所受的委屈我沒法幫你,我所能做的也只有這樣。” 女孩聽了後,滿懷愧疚地說聲對不起。男孩這才似乎重燃信心般說:“沒關係,和你相遇不是用來生氣的,只要你開心就好。”而後親吻了女孩頭髮。 公車到站,男孩牽著女孩的手下了車,汽車開動,我再回頭看看這對情侶,男孩依舊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女孩。 說得多好呀,“和你相遇,不是用來生氣的。”兩個人相戀,多麼來之不易的緣分,何苦要用生氣來抹殺所有的幸福。即使當愛情面臨小小的險阻,我們也要心平氣和地的對待對方,然後用愛和勇敢去化解,而不是用生氣的方式來魯莽對待。 機息心清,月到風來。有緣千里來相會,無緣對面不相逢。煙雨紅塵,茫茫人海,人與人之間,因緣際會,相牽相知。一個緣字,便把遠在天涯海角的兩個人,緊緊地連接在了一起,從此,綿綿情思,沉沉愛意。人與人在世間的相遇、相戀已是不易,將此看作一場美麗的緣分,用真心來對待,共同敘寫一段愛的樂章。 有一段時間,我經常在半夜接到一個朋友的電話,他總是抱怨睡不著,因為有件事一直在糾纏著他:前段時間他認識了一個女朋友,他挺喜歡她,可是隨著交往的深入,他心裡反而不痛快了,原來他瞭解到女朋友在認識他之前,曾與另一個男孩子相處了六年。他本來考慮與她結婚,但越想越覺得生氣,越想越感到委屈:她曾和別人有過六年啊…… 我知道這傢伙把自己的思維逼進了一個死角,他也明知道是個死角,可還是一鼓作氣、不依不饒地要往裡面撞,就像一隻撲火的可憐飛蛾,拼了命要在燈光那兒折騰。他知道這是自我折磨,但是他控制不了自己。他每天被這樣的念頭糾纏,不發瘋才怪。 而我能做的就只有傾聽,並引導他往積極的一面去想,但要擺脫這種痛苦,還得取決於他自己的意識。 曾看了一本好書,書名叫荷馬的詩作為一部完成的定稿,乃是伊奧尼亞的產物,伊奧尼亞是希臘小亞細亞極其鄰近島嶼的一部分。至當公元前六世紀的時候,荷馬的詩歌已經固定下來成為目前的形式。也正是在這個世紀裡,希臘的科學、哲學與數學開始了。《生命意味著什麼》,是傑出的心理學家阿爾弗雷德?阿德勒所寫。他說,我們的煩惱和痛苦都不是因為事情本身,而是因為我們加在這些事情上面的觀念。他隨後引用了彌爾頓《失樂園》中的一句名言:“意識本身可以把地獄造成天堂,也能把天堂折騰成地獄。” 的確如此,那個深夜打電話給我的朋友,就是在自己意識的作怪之下,用狹隘的思想把美麗的相遇變成了地獄。本來,他找到了一個自己非常喜歡的女朋友,應該很快樂才對,他本該感謝命運給他的恩賜,但他偏不這樣想,而是念念不忘她的過去。這無異於給自己的命運打了一個死結。如果他不解脫開來,他永遠得不到幸福。 生命本是一場奇異的旅行,遇見誰都是一個美麗的意外,應該珍惜著旅途上每一個與我們同行的有緣人,因為,那是可以讓漂泊的心駐足的地方。 古人云:“緣,源自圓,乃命中注定,即緣分。”在億萬年的時光長河中相逢於今生今世,在眾生芸芸的紅塵人海中際會於此地此處,無論男女老幼,無論貧富美醜,塵緣彌足珍貴,際會足堪珍惜。 台灣作家林清玄也曾說:“有願才會有緣,如果無願,即使有緣的人也會擦身錯過。緣是天意,份在人為”。無論緣深緣淺,緣長緣短,得到即是造化。人生苦短,緣來不易,我們都應該好好珍惜,並應用寬容與豁達去對待生命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 有一位禪師就深知其中道理。他非常喜愛蘭花,在平日弘法講經之餘,花費了許多的時間栽種蘭花。 有一天,他要外去雲遊一段時間,臨行前交代弟子要好好照顧寺裡的蘭花。 在這段期間,弟子們都很細心照顧著蘭花,但有一天在澆水時卻不小心將蘭花架碰倒了,所有的蘭花盆都跌碎了,蘭花灑了滿地。弟子們都因此非常恐慌,打算等師父回來後,向師傅賠罪領罰。 禪師回來後,聞知此事,便召集弟子們,不但沒有責怪,反而說道:“我種蘭花,一是希望用來供佛,二也是為了美化寺廟環境,不是為了生氣而種蘭花的。” 禪師之所以看得開,是因為他雖然喜歡蘭花,但心中卻無蘭花這個礙。因此,蘭花的得失,並不影響他心中的喜怒。況且,已然這樣,生氣也沒用,何必還要用生氣亂了心情,懷了情緒。 在日常生活中,我們也許就是太在意對方,太在意情感得失,我們害怕失去,而產生情緒高低起伏。仔細想想,生氣真的能解決問題嗎?還是只能讓矛盾更尖銳,更傷害彼此的感情?不如放開心胸,看花開花落。 在和親愛的人生氣之際,我們如能多想想“我不是為了生氣而和你相遇的,而是為了一場美麗的相約”,那麼就能為我們煩惱的心情辟出另一番安詳。當自己快抓不住情緒時,想想這句話,或許會讓幸福中多增加一些甜蜜的因子吧!

| 4 April, 2013 | 一般 | (4 Reads)
蒼白的色彩,渲染著落寞的季節,深秋的院中,落滿了枯葉,回首,望悲影怯怯,淡淡地,抹下幾縷哀愁?離歌唱心頭,輕輕地,哼著無心的等候,淡了,所有的夢,心中荏苒著蕭瑟別離憂。 那年秋,天色朦朧,痛心的離愁,點點劃破蒼穹,今日憂,看淡淡雲卷,望幽幽雲舒,誰人晶瑩落心頭?一世憂、一世蒼涼,誰人與修?誰人與究?別過無數星空,踏破紅塵陌路,一夜道白頭。 落筆生憂,多少回夢裡萃取了哀愁?別問我為何憂?別問我為何愁?幾許滋味上心頭,只道無休、莫休。春雷驚蟄了無數等候,是幻影?是迷離的邂逅?我不知,不懂。 漫漫長路,無心看紅塵多彩的夢,無心聽細雨綿綿的情仇,思念在心中,如洪,滾動著絲絲氤氳,紛飛了縷縷輕綢,如果夢有盡頭?盡頭何時才會有路口? 人世間,繁華落盡、滄桑無奈,走走停停的孤單,隨著歲月的蹉跎,一點一點風乾,留作回憶,藏在心間。也許,在盡頭,可以不散;也許,在陌路,早已不再。生死相許的愛戀,像開滿山野的桃李,過了三月,就這樣飄散,不再有感覺? 曾經,一份炙熱的愛情,放在我的眼前,我沒有珍惜;如今,給我一份勇氣,我願向世界吶喊“我愛你”,突然間覺得如此突兀的誓言,這樣類似的心情,每個人也許都曾經歷,也曾錯過,只是,在心底,默默承受,默默放棄。 我,一個人,一杯茶,淡淡地看窗外陽光飄灑,有點微涼,也有點清新,是春天的印記,在這個世界裡寫下段段回憶。迷離、深邃,孤獨輪迴的生命裡,思念,總在煎熬著自己,讓心得不到慰藉。 輕輕地,你來了,卻又輕輕地走了,在歲月的征途上,環繞了掠過的心情,從過去到如今,一切的迷情都已化作春雨,灑盡人世的淒零。愛一次痛一次,這樣的落幕,人生究竟要經歷多少回?也許,這是每一個人心中都在掙扎的疑問。 微笑,迎著陽光慢慢舒展心情,像那飄遠的風箏,隨風搖擺著夢的歸途,多少個不眠的夜,為那深秋的離散而煎熬著無奈的孤獨,是什麼讓一份美麗化作污垢?是什麼讓曾經最美的邂逅變成回憶? 多少牽起的手,默默鬆開在紅塵盡頭;多少癡情的種,散落在荒蕪的土地?也許,拾起的谷堆裡,曾有我們相偎相依的氣息,只是,那早已風乾在回憶裡,淡淡暗去,蒼茫了空氣。 是離別,是放棄?是短暫的相聚?人世情愁恰逢多雨時秋,洗淨了心中的美麗、冰冷了燃燒的熱情。走,別回頭,讓歲月帶走哀愁,讓春色帶來無盡的追求,我忘了你,正如你早已忘卻了我。 春色正濃,看溪水潺潺,聽鳥語嚶嚶,山竹青翠、碧波蘭亭,幽幽波光,揮灑著多少蠢動的心?在這個春意盎然的季節裡,牽起那永不放開的手;散播那癡情不變的種,讓紅塵熏醉迷途中的等候,不再哀愁。 悄悄地,歲月爬上心頭,昂首望長空,萬里淨、千里絲絲白雲幽,劃落一縷傷,俯首,微笑,掐捏手中,原來是一縷發白飄風中,為誰而白了頭?為誰而枉相思愁?誰人能懂?誰人能憐惜這抹青絲霜白道煩憂? 春色裡,獨自邂逅蔚藍的天、碧綠的水,幽幽白雲山間游,我唱山歌,我跳一支舞,醉了山鷹、逗了獼猴,飄散吧,那縷潔白,在陽光下閃爍著你無盡的等候,等候那再也不會回首的擁有! 風,停了,淡淡的光線繞過眼角,那絲飄搖的白髮還在冉冉遊走,去吧,落去夢的盡頭,讓這無限春光帶走你的孤獨邂逅,仰起頭,天空正遇悠,怎奈道,春色濃,卻落一縷發白染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