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6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大院裡的桂花開了,清幽的香氣瀰漫了大院的角角落落。 寧靜的晨,花香四溢。 每次駐足於棵盛放的桂花樹下,淡白色的小花,幽遠的醇香總會讓我思緒紛紛想入菲菲。 八月,桂花花香滿院。 不知不覺,秋已悄然而至。 氣溫依然那麼高,城市也一如既往的熱,甚至樹上那葉子還綠得晃眼,中秋佳節的宣傳畫報及月餅廣告就已滿街都是了。商場裡、廣場上,琳琅滿目的是包裝精緻的月餅及其宣傳畫報。舉目四望,滿眼喜慶團圓。不由你不信,秋真的就到了。 走在馬路上,突突而過的汽車屁股冒出一串串黑煙;行色匆匆的路人臉上灰撲撲,呆滯的眼神,緊抿的乾枯的嘴,統一的表情;此短彼長的喇叭、音響聲充斥著耳膜,這便是秋了嗎? 天高而遠,風輕而躁。記憶中,故鄉的秋是清涼如水,明澄如鏡。 山還是一樣青,樹還是一樣綠,而草卻更翠,河更歡。山坡上,田野裡,二季莊稼生機勃勃。天高,地迥,藍天下,村莊澄明如鏡,古榕鬱鬱蔥蔥,光溜溜的屋頂清晰可見其瓦縫隙,破舊的籬笆可數其脈絡,這便是故鄉的秋,八月的秋。 秋天的顏色在北方是金黃,是紅陀,是灰頹。但在南方,特別是故鄉的秋,秋的顏色卻是綠,是青翠,是蒼翠。 除了十月稻穀成熟之際,田野裡如鋪了一地的金子之外,故鄉給我的印象一直是翠綠如夏。 入秋後,該忙的活忙完了,而秋收未到,不但大人們輕鬆了,小孩們更快樂,上山下河爬樹鑽洞,玩個不亦樂乎。 忙了一夏的牛懶懶地臥在水裡,嘴裡反芻著草,尾巴一甩一甩地拍著水,彷彿趕著蚊子。不遠處的的樹蔭下通常會聚了幾個帶著小孩的淳樸農人,或拉家常,或互相挪諭調侃,旁邊未脫奶的小孩專心致志玩著泥沙,有一搭沒一搭應和著大人們的問話。 老屋著的空地上,玩泥沙的小孩更多,也大一點,拖著鼻涕,一玩就是一整天。而更大一點有小孩子早跑山上或者河裡去了,天擦時都會背著半縷魚或者野果回來,連大人們看見了都忍不住誇:“好小子,這半天就一縷子了。” 至於秋夜,則更讓人嚮往了。晚飯後,三五成群地聚在葡萄架下或者瓜棚子底下,沒有夏的炎熱,沒有春的濕潤,連蟬的叫聲也弱了些,天上的星星更亮堂,空氣裡夾雜著稻香,豐收的喜悅在每個人的頭上蕩漾。 老人們搖著家裡那把最破的蒲葵扇,膝蓋上班趴著瞌睡的小孩,嘴裡永遠低吟著那些古老的故事,不是王子與公主的童話,而是盤古開天劈地、聰明長工蠢地主以及訴說舊社會黑暗之類帶著陳腐氣息的老舊故事。老人乾澀低沉的聲音裡娓娓道來古老故事無論何時都能輕易把人帶入一個神秘的世界,一個古老滄桑,勤勞勇敢的世界。 如果有啟蒙教育,我想童年裡那些溫涼的夜裡聽到的古老故事便是兒時對這個世界最早的體驗,堅強勇敢、勤勞聰慧,那些現在再也沒有多少人講述的故事,那些散發著原始社會氣息的傳說,是那個封閉的山村孩子開啟這個世界的鑰匙。 在我又一次置身於城市的浮華與暴躁之時,我開始感謝那些清純的童年,沒有汽車噪音,沒有摩天大樓,沒有琳琅滿目的玩具,更沒有名目繁多的電視節目,一根木棍,一支原始的竹笛,一個汽水瓶子,就能把整個世界翻過來玩的精彩童年,感謝那些簡陋的年代,讓我得以親近這真實之自然,自然之生命。

| 9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突然間想回家看看了,即使回家也沒什麼事,就是想回家看看了,看看媽媽和弟弟……我不知道我到底長沒長大,為什麼他們會說我呢?是我的性格太柔了嗎?我不喜歡他們,他們總給你一種不交心的的感覺,你的真心換來的是他們的欺騙,信任在他們面前是那麼的蒼白無力……也許只就是我想回家的緣由吧…大學…並不是想像中的那麼美好…勾心鬥角時刻發生在你的身邊,讓你厭煩…怪不得人人都說大學是半個社會,是一個小型的社會。看來我還是沒有適應這個小社會…哎…其實爸爸說的是對的,我來到這裡不是為了交朋友的,是為了學習何為適應社會而做準備的…看來我還是沒放開,我以為我的坦誠會換來他們的真心,其實著這不過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呵呵…在他們眼裡你是不過暫時的利用者罷了…

| 7 June, 2012 | 一般 | (4 Reads)
中午十二點二十分,和幾位好友走進西餐廳,找了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穿著藍色鑲嵌白邊制服的侍者拿著菜單來到面前。翻開考究的菜單首先映入眼簾的就是提拉米蘇蛋糕,其實這次來就是想嘗嘗提拉米蘇蛋糕,很久以前就聽說過這種蛋糕,很喜歡它的名字,更喜歡的是關於它的故事: 正值戰亂,一個意大利士兵要離開自己的家,去前線參戰。他的妻子把家裡存著的麵包、餅乾還有奶油、黃油都一股腦兒地打碎拌在一起,作成這種點心給丈夫帶去。TIRAMISU的意大利語意就是“帶我走”。 很浪漫的愛情故事,寓於這款蛋糕非凡的內涵。“三份提拉米蘇”我對侍者說,朋友示意在看看後面還有沒有別的,我隨意的一翻——卡布奇諾咖啡,又一款我一直想念的咖啡出現了,想起關於它的故事:20世紀初期,意大利人阿奇布夏發明蒸汽壓力 咖啡機 的同時,也發展出了卡布奇諾咖啡。卡布奇諾是一種加入以同量的意大利特濃咖啡和蒸汽泡沫牛奶相混合的意大利咖啡。此時咖啡的顏色,就像卡布奇諾教會的 修士 在深褐色的外衣上覆上一條頭巾一樣,咖啡因此得名。傳統的卡布奇諾咖啡是三分之一濃縮咖啡,三分之一蒸汽牛奶和三分之一泡沫牛奶。“一份卡布奇諾"顧不得幫朋友點餐我自顧自得叫起來。 很快提拉米蘇蛋糕端了上來,放在我的面前,我仔細的觀察,只見純白色的小盤裡,一塊三層的蛋糕擺在中間,最上面一層淡綠色底上隨意的撒著一層白色的芝士,中間一層是深褐色加白色奶油,最下一層是淡粉色,同樣精緻的銀色小勺。拿起小勺輕輕的舀起一小塊,慢慢的放進嘴裡,一種很淡的青香和著奶油的味道溢出,唇齒間滿是香甜的感覺。我不由閉上眼慢慢的體會。真正的提拉米蘇特點是軟棉棉,因為它的主要原料是軟芝特濃咖啡的濃郁口味,配以潤滑的奶泡。我的心隨這味道飛向粉紅色的雲朵,在雲中我慢慢的融化,四周全是溫暖和愛的味道。 "您的咖啡”侍者溫柔的話打斷了我的遐想,睜開眼睛看到眼前的這杯咖啡,白色配粉紅圖案的烤瓷杯裡,深咖啡色中間一圈圈白色奶油形成一個旋轉的圖案。“您真會選,卡布奇諾咖啡和提拉米蘇蛋糕是絕配,我們這兒來過很多人,真正知道它們含義卻只是很少的人 ”侍者真誠的對我說,我想起卡布奇諾物語正是:期待愛情。“謝謝,看來你也是懂它們的人”我輕輕的說。看著這款有著濃郁口味的特濃咖啡,配以潤滑的奶泡,撒上了肉桂粉的起沫牛奶;頗有一些汲精斂露的意味,混以自下而上的 意大利咖啡 的香氣,讓我心動不已。 第一口喝下去時,可以感覺到大量奶泡的香甜和酥軟,第二口可以真正品嚐到 咖啡豆 原有的苦澀,最後當味道停留在口中,你又會覺得多了一份香醇和雋永……一種咖啡可以喝出多種不同的獨特味道,不覺得很神奇嗎?第一口總讓人覺得苦澀中帶著酸味,大量的泡沫就像年輕人輕佻的生活,而泡沫的破滅和那一點點的苦澀又像是夢想與現實的衝突。最後品嚐過生活的悲喜後,生命的香醇回甘卻又讓人陶醉…… 這就好像正值青春期的青少年一般,在享受過童稚、美好的時光後,便要開始面對踏入成人世界的衝擊,真正嘗到人生的原味——除了甘甜之外還有苦澀。 正午的陽光隔著落底玻璃窗照射進來,餐廳內球型的水晶吊燈閃著銀銀的光。街上人來人往,川流息。我坐在這裡享受美食,不為世事的繁雜所擾。帶來美好的心情的同時,體驗的是對自己深深的寵愛。